<meter id="aahhd"></meter>
  1. <output id="aahhd"><track id="aahhd"><delect id="aahhd"></delect></track></output>
    <ins id="aahhd"><video id="aahhd"></video></ins>
  2. <tr id="aahhd"></tr>

    <ins id="aahhd"><option id="aahhd"></option></ins>

      1. <menuitem id="aahhd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14家國內乳企2022年中報:行業兩極分化嚴重,區域乳企業績萎靡

          隨著8月接近尾聲,各大乳企開始陸續向外遞交了2022年1-6月的成績單。在這半年里,乳粉行業兼并重組加速洗牌,市場集中度持續提升。而這些影響也體現在乳企的財報中,我們看到頭部乳企穩步增長背后的壓力,也看到中小乳企在虧損和盈利之間掙扎。

          蒙牛的大盤子雅士利、現代牧業、中國圣牧

          作為國內乳制品行業的頭部企業,蒙牛在2022年上半年毫無懸念的領跑了一眾企業。財報顯示:蒙牛乳業實現營收477.22億元,同比增長3.96%;凈利潤37.51億元,同比增長27.32%。

          從業務板塊上來看,蒙牛過度依賴液態奶。報告期內,液態奶同比微增0.5%至396.65億元,為蒙牛乳業貢獻了83%的收入。與之相反的奶粉(主要包括雅士利及貝拉),同比下滑25.64%18.94,僅為蒙牛乳業貢獻了4%的收入,在四大板塊中最低。

          而冰激凌和其他業務分別貢獻39.04億元、22.59億元,在總營收中占比8%和5%。

          需要注意的是,營收偏科”意味著企業面對的風險就越大,一旦該業務受到市場沖擊或者其他外力影響,就會對其業績造成巨大波動。對此,蒙牛乳業也在想辦法優化自身業務矩陣,所以可能才有了私有化要約雅士利國際的消息。

          而說到雅士利國際,在本報告期內,其營收同比下降12.53%至18.87億元,凈虧損增加460.29%至1.59億。對于業績的不佳表現,雅士利國際在公告中表示,成人奶粉和嬰幼兒配方奶粉收入下降,是因為疫情影響了消費力、外部市場競爭激烈以及出生率下降等。

          此外,同樣由蒙牛乳業控股的現代牧業也公布2022年中期財報,實現營收56.32億元,同比增長77.13%;凈利潤5.08億元,同比增長2.21%。財報稱,今年上半年收購愛養牛后,通過采購去中間化,透明化多方比價,有效地降低采購成本。

          而中國圣牧就不那么幸運了,上半年營收15.49億元,同比增長7.08%;凈利潤2.29億元,同比下降11.74%,屬于典型的“增收不增利”。

          西部牧業實現扭虧后再次業績大跳水

          作為上游牧場的代表,西部牧業的業績下滑明顯。在報告期內,營收6.22億元,同比增長18.84%;凈利潤1208萬元,同比下降5.67%;扣非后凈利潤1000萬元,同比下降27.50%。

          翻閱過往財報,2020年實現扭虧為盈后,這是西部牧業第一次業績大跳水。雖然還未走到虧損地步,但整體走勢卻是下滑的。對于本期業績的不佳表現,報告中沒有給出明確的原因。

          但從披露的財務信息中了解到,乳制品是西部牧業的主要收入來源,在上半年實現營收5.15億元,占營業收入的82.77%。此外,飼料、其他業務分別收入9495萬元、1214萬元。

          在上面就提到了“營收偏科”意味著企業面對的風險就越大,我們看到其全資子公司新疆天山云牧乳業有限責任公司,營收1.13億元,凈虧損391萬元。

          據悉,西部牧業乳制品加工板塊主要就依靠兩家控股子公司,分別是花園乳業和天山云牧乳業。其中,天山云牧的品牌包括:“西澳牧都”、“淳悅”、“佳臻”、“優美健”、“貝思奇”、“蓓惜寶”、“牧博士”、“閑必客”、“花開哪里”、“牧趣”、“禾尊”、“西牧天山”等。

          不過因為政策端的紅利,讓乳企加碼上游建設,西部牧業未來走向還猶未可知。

          大部分區域乳企下滑明顯,僅有少數實現增長

          作為區域性代表乳企陽光乳業、天潤乳業、熊貓乳品、均瑤健康、三元股份、騎士乳業、燕塘乳業,可謂是幾家歡喜幾家愁。其中,只有天潤乳業和騎士乳業保持穩增趨勢。

          其中,天潤乳業營收同比增長16.86%至12.33億元,凈利潤同比增長32.93%至1.08億元,扣非凈利潤同比增長25.09%至9674萬元。

          騎士乳業營收同比增長8.75%至3.74億元,凈利潤同比增長32.09%至5255萬元,扣非后凈利潤同比增長30.01%至4670萬元。

          與之相反,陽光乳業、熊貓乳品、均瑤健康、三元股份和燕塘乳業生意慘淡。

          報告期內,陽光乳業營收2.71億元,同比下降6.61%;凈利潤5566萬元,同比下降7.72%;扣非凈利潤5420萬元,同比下降9.27%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是該乳企上市后提交的首份成績單。

          從財報中獲悉,陽光乳業超過九成的收入都來自江西省,并且高度集中在南昌市。翻閱過往財務數據可見:2018年-2022年6月,江西省內在總收入中占比分別為97.92%、98.42%、97.79%、96.84%、98.12%。

          此外,從產品端來看,陽光乳業常溫乳飲料、常溫乳制品、低溫乳飲料、低溫乳制品營收分別為1506萬元,2306萬元、821萬元、2.15億元。

          不難看出,該乳企的收入主要依靠低溫乳制品,但也正因受冷鏈運輸的限制,讓陽光乳業只能盯緊自己的大本營。事實上,陽光乳企也在向外擴張,2019年在安徽設立子公司,欲打通鄂豫皖三省,不過從財報披露的業績來看,該市場可能還處于虧損之中。

          而它的難兄難弟,熊貓乳品也不太好過。營收3.78億元,同比下降3.10%;凈利潤2278萬元,同比下降37.28%;扣非凈利潤1800萬元,同比下降36.99%。

          分產品來看,濃縮乳制品 (包括煉乳、奶酪和奶油)收入2.48億元,乳品貿易收入1.01億元。從地區來看,華東、華南、華北分別貢獻了2億元、6666萬元、3984萬元。

          從中可見,熊貓乳品過度依賴濃縮乳制品,以及華東、華南地區。而其曾在招股書中曾坦言:“目前,華東和華南市場是其公司產品最重要的市場。未來,如若華東和華南地區需求減少或市場份額下降,均會對其生產經營活動產生不利的影響?!?/p>

          同樣深陷囹圄的還有均瑤健康,其在報告期內,實現營收5.41億元,同比增長13.42%;凈利潤4542萬元,同比下降63.51%;扣非凈利潤2902萬元,同比下降67.36%。

          分產品來看,乳酸菌飲品、益生菌飲品、益生菌食品分別貢獻3.25億元、1429萬元、2182萬元;分地區來看,均瑤健康的主戰場在華東,貢獻了3.39億元。

          而三元股份營收42.62億元,同比下降6.64%;凈利潤9293萬元,同比下降51.18%;扣非凈利潤9008萬元,同比下降56.05%。燕塘乳業營收8.987億元,同比下降5.16%;凈利潤5775萬元,同比下降48.19%;扣非凈利潤5859萬元,同比下降43.43%。

          縱觀這些乳企,其實都共通點,就是產品結構單一、區域限制嚴重。

          我們看到天潤乳業增長的原因在于,2022年上半年,天潤乳業進一步鞏固新疆市場大本營的同時,也在穩步拓展疆外市場,已有專賣店650家;此外,其在線上渠道借助新媒體進行品牌推廣,抖音關注量超過5.5億次,主流電商平臺訪客超5000萬次;而且其對奶啤產品,積極開發飲料行業客戶。在此之下,給予了該乳企發展的重要動力。

          而騎士乳業除卻乳制品外,在2018年又新增了制糖項目,而其在本報告期對業績增長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但似乎有點偏離的主業的它也備受外界質疑,未來走向未知。

          皇氏集團、一景乳業“扣非后業績變臉”

          在本次公布財報的眾多乳企中,皇氏乳業、一景乳業在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“業績變臉”。公開資料顯示:“經常性損益”是指與公司正常業務沒有直接關系,屬于“一次性或偶發性”的收支。也就是說,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才是乳企真正的業績。

          其中,一景乳業實現營收1.15億元,同比增長12.40%;凈利潤1045萬元,同比下降19.89%;扣非后凈利潤1409萬元,同比增長12.33%。

          而皇氏集團可謂是深陷泥潭,在報告期內,實現營收13.19億元,同比增長0.91%;凈利潤9597萬元,同比增長813.61%。但扣非后凈利潤直接為-972.3萬元,同比下滑11.54%。但翻閱財報可知,2020年及2021年,其凈虧損已經分別為1.37億元、4.72億元。

          眾所周知,皇氏集團的核心主業是以水牛奶、發酵乳、巴氏鮮奶為核心的特色乳品業務。但其卻不改跨界之心,接連大手筆投進光伏項目。然而,這會給皇氏集團帶來增收還是成為拖累?

          據悉,自2014年開始,皇氏集團便開始了它的頻繁跨界,先是收購御嘉影視、盛世驕陽等影視公司,后又涉足文化、金融科技等眾多領域,至于其主業反倒是一直如溫水煮青蛙,反響不大。

          不過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,這樣的跨界之舉不僅沒有給皇氏集團帶來更多的收益,反而成為了拖垮公司業績的“罪魁禍首”。

          展望下半年,盡管在品牌集中度提高,市場需求縮減的情況下,仍然存在不確定性,但是擁抱變化,需要從容的底氣,更需要積極的態度和堅定的行為,這也要求乳企提高自身的抗風險性。

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您必須 [ 登錄 ] 才能發表留言!

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木毅 站長
         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!
          最近文章
        1. * 暫無運營文章
        2. 2021国产精品自产拍在线
            <meter id="aahhd"></meter>
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ahhd"><track id="aahhd"><delect id="aahhd"></delect></track></output>
            <ins id="aahhd"><video id="aahhd"></video></ins>
          2. <tr id="aahhd"></tr>

            <ins id="aahhd"><option id="aahhd"></option></ins>

              1. <menuitem id="aahhd"></menuitem>